某次黃效文搭乘飛機往中國,俯視蜿蜒河山,心中異常激動,決定要為這個屬於自己的國家做些事情,遂放棄<美國國家地理雜誌>攝影師的工作,離開生活了二十五年的美國,返回香港,開始他在中國邊疆探險、文化保護、研究及教育的漫長工作。

當時中國剛開放,所有批文程序均須經中央,過程繁複。既沒有關係又缺乏經費,黃效文只靠滿腔熱忱及以往累積的工作經驗,走上一條艱辛的路,其中的沮喪可以想像。如今中央權力下放,批轄事宜已移交到省到縣甚至個別村鎮,簡便多了!

在港島南區,有兩三棟平房佇立海邊,這就是中國探險學會研究保護中國文物的資料搜集部。這個清幽樸實的小空間,像一所收藏少數民族精品的小型博物館,有各式稀奇珍貴的飾物、衣帽等,另闢有為國內來港研究工作人員而設的宿舍,而主室就是黃效文存放巨細文檔的圖書館兼資料室。

由於長江最上游眾多水流,長期模糊不清,歷來都有測定長江源頭的舉動。1976年中國官方考察團確定比格拉丹冬雪山的沱沱河為長江源頭。1985年在<美國國家地理雜誌>贊助下黃效文利用美國太空總署的太空穿梭照片 ,首次重新界定長江源頭應為當曲的若霞能源頭。95年黃效文再度出發,確定當曲為源頭。因懷疑當時的衛星圖片被雲層遮蔽,無法詳細判斷,並認為複雜的當曲流域裡還有更長的支流,十年後黃效文捲土重來,於今年六月用更進步的科技遙感照片,解析度更高的衛星影像及GPS(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實地定出長江新源頭座標。

這是黃效文第三次在偏遠的西藏高原找尋浩瀚長江發源地。雖然每次都選在夏季出發,但在「一日有四季,十里不同天」的西藏高原氣侯下,他們經歷了酷熱、寒冷、雨雪冰雹同時出現的一天,而那一天也是再次發現長江新源頭的一天!

這個新源頭是位於加色格拉峰的當曲另一條支流多朝能,比原先的若霞能長約一公里。加色格拉峰為鄰近最高山頭,無盡延伸至地平線,淙淙流水會合若霞能的當曲,朝西北奔流接上沱沱河,再去金沙江,再從青藏高原奔騰下去長江,至江淮平原,入青海,六千三百多公里的距離令長江成為世界第三大長河。

被問及發現長江源頭的感受,黃效文說並非熱鬧激動,而是難以言喻。無言看著代表生命源頭的整片出水山坡,心中平靜滿足,一面思索生命的意義,一面感受大自然的奇妙偉大及人類的極限。當然親臨界定新源頭的探索之旅,親嚐新源頭的水,也是很特殊的感覺。從年輕力壯朝氣勃勃地帶領隊員到步入中年,這一路走過來,黃效文感觸良多,學會了以更高層次觀看生命,而且明白到任何事物的源頭都不是單一的。年輕時黃效文心高氣傲,野心勃勃,今天他謙虛自足,用心走好每一步。

過去二十幾年除了不斷尋找長江源頭的正確位置,探險學會工作還包括修葺保護及教導青海、四川、西藏等偏遠山區居民愛惜即將瀕臨絕種的鳥類、動物及古建築寺廟,像保護黑頸鶴、藏羚羊、東竹林寺院等。這些工作要具備耐心,愛心。每年,中國探險會隊員都會重臨舊地,檢查與改良已設立的設施,繼續誘導居民保護這些無價的國家財富。

黃效文形容中國探險學會像另類小型聯合國世界遺產組織機構,專門尋找一些為人忽略的地方,讓逐漸被人類科技破壞的自然環境與動物在偏僻的地段繼續保留下來。經過二十五年的默默耕耘,這個學會已得到一些舉足輕重的商業機構高度信任,歷來經費都由它們承擔支助。2002年黃效文被<時代雜誌>選為亞洲風雲人物,譽為中國成就最高的在世探險家。

黃效文的格言是「值得做,做得好,仍不夠,還要有創新。」這些年來他紀錄了歷來工作的心路歷程,寫了不少著作文章,包括<文化在心>、<自然在心〉、<邊城顯影>、<接近天堂>與<高原仙鶴>等書,讓更多人關注被世人忽略但在人類生命中佔重要部份的自然文化遺產。

中國探險學會網頁:http://www.cers.org.hk
尋長江源頭的尋覓者:
黃效文

文ˍ朱小亞

圖片由中國探險學會會長創辦人黃效文及隊員袁劍偉提供基